瓦尔特‧朗格90岁诞辰特别访问

瓦尔特‧朗格90岁诞辰特别访问

腕表时代合作方供稿

生平 

Q:2014年7月29日就是您90岁生日,是回顾过去的好时机。您马上能想到的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刻是何时?

A:听起来有点平凡,但我必须实话实说,那是我的童年。我当时无忧无虑,没有大人们的顾虑,我在温馨的家庭长大,每天总有不同的小冒险。当我回顾过去,童年总是最美好的回忆。

1924年_瓦尔特.朗格出生3个月后

Q:您出生于制表世家,何时首次接触时计呢?

A:现在儿童玩的是遥控车或电脑,而我小时候则有一个腕表工具箱。我记不起当时有多大,但我已能用不同零件组装腕表。童年时,我大多在表厂度过,因此钟表一开始就对我有很大的影响。

1930年代_瓦尔特.朗格与兄弟在家里的一辆宝马321汽车前

Q:然后您受训成为制表师吗?

A:是的,我16岁时遵循家族传统正式走上制表师之路。当时,家乡格拉苏蒂镇只提供深造课程,所以我得先前往奥地利的卡尔斯坦(Karlstein)接受基础训练。一年半后,我被征召入伍,被迫中断学业。战后,我在格拉苏蒂镇的制表学校师从阿尔弗雷德‧海威格(Alfred Helwig)继续学习制表。

1947年_青年制表师瓦尔特.朗格

Q:何时是您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候?

A:那是二战时的数小时,当时我腿部受到枪伤,我躺在战场上完全不敢移动双腿,直至夜幕降临,我才鼓起勇气爬出危险区。二战及其相关回忆至今仍是我的梦魇。

Q:战争最后一日,您目睹了表厂遭到轰炸。

A:是的,这是可怕的事。我经由波罗的海(Baltic Sea)归家,停留于格拉苏蒂镇附近的战地医院治理腿伤。情况尚算乐观,甚至称得上是幸运。我父亲为我取得休假纸,让我能够于1945年5月7日至15日期间暂离军旅,与家人团聚,那让我非常高兴。不幸的是,5月8日早上响起轰炸警报,我们主要的生产重地就在那次轰炸中被毁。

1944年_瓦尔特.朗格战场上的救星--挡住了弹片的军人证

Q:格拉苏蒂镇的制表公司在战后均被充公,您当时如何度过?

A:当时我父亲鲁道夫(Rudolf)与他的兄弟奥拓(Otto)和格哈德(Gerhard)三人共同经营表厂。战争结束后,我们当然尽力继续工作,并尝试重建生产设施。我和父亲及奥拓叔叔深入讨论公司的未来,并开始为腕表研发28型机芯,但就在机芯投入量产前,公司在1948年4月被充公。父亲和他的兄弟从此无法再踏足表厂,我被要求加入工会,但我断然拒绝。后来我在1948年11月的某个夜晚,逃离家乡,避免被迫前往开采铀矿。

Q:朗格于1948年被充公后,公司成为国营企业并于1951年与其它制表公司合并,朗格品牌从此消失。您当时身在远方的普福尔茨海姆(Pforzheim),对于这样的情况有何感受?

A:我非常担心,主要是不放心我父亲,他因被充公一事大受打击。他后来到普福尔茨海姆与我们一同生活,但始终无法接受表厂及家园被毁的事实,不到一年便与世长辞。我们全部都认为家族事业从此失去,因此非常伤心。

1954年_瓦尔特.朗格--摄于普福尔茨海姆

Q:您凭着勇气在1990年12月7日于格拉苏蒂镇重振公司,过程困难吗?

A:决定充满风险,但也是我唯一的机会。柏林墙倒下之时,我已退休了,但我就是无法白白错失重振祖业的良机。1990年12月7日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之一,我借用小学同学在格拉苏蒂镇的地址,为品牌重新注册,一切从头开始。

Q:后来情况如何?

A:在开始的数周以至数月,我们必须克服众多困难。我至今仍清楚记得一件事。在1990/1991年,我们与Treuhand信托机构协商归还朗格家族被充公的土地。在复活节前的星期三,我与Treuhand的主席德勒夫‧卡尔斯坦‧罗威德尔(Detlev Karsten Rohwedder)会面,会谈结束后,我觉得我找对人了。但是5天后,在星期一复活节的晚上,罗威德尔在家中被枪杀。我大为震惊,其后与Treuhand有关归还财产的谈判终告失败。直至2000年,我们才能在格拉苏蒂镇重新购回。

Q:谁是您最重要的知心好友?

A:我的搭档君特‧布吕莱恩(Günter Blümlein)。在他的帮助下,重振朗格方能成事。布吕莱恩言行一致、极富远见、深思熟虑,同时善于筹谋划策、精于市场推广,对腕表设计亦别有见地。

1991年_瓦尔特.朗格与伙伴君特.布吕莱恩

Q:您们有多要好?

A:德国统一后,君特‧布吕莱恩和我共处了很长一段时间。我们经常在格拉苏蒂镇附近的Ladenmühle酒店内,喝着红酒促膝而坐。他总是让我诉说往事,以及祖业的怀表厂。回忆起这些美好的晚上总是令人心情愉悦。后来,我们后悔没用录音机录下对话。1994年10月我们发布朗格重建后的第一批腕表前数日尤其令人激动。当时,布吕莱恩与我共享一间办公室,我们一同坐在打字机前,讨论首场记者招待会上的讲辞。可惜布吕莱恩英年早逝,实在令人痛心。

Q:可以总结重振品牌后的愿景吗?

A:从一开始,我们就希望能够研发出造型典雅流畅亦富有当代气息的腕表。

Q:当您与15名员工重新开始时,可曾想到朗格能够再次成为全球性公司?

A:我们当然希望能做得到。毕竟,我的先辈们曾凭借他们的怀表赢得全球赞誉。世界各地朗格古董时计的拥有者至今依然与我们保持联系。我们最初只是想在德国及欧洲部分地区销售新腕表,但是来自海外的问询随即纷涌而至。我很高兴朗格在国际舞台上重振声名。

Q:何时是您职业生涯中的重要时刻?

A:我难以确切指出。1994年10月24日我们的第一场发布会正是其中之一。另一时刻当数2013年我们在日内瓦表展上首次展出限量六枚的GRAND COMPLICATION。当时我再次感受到朗格所奉行的一切均正确无误。我为我们的传统、公司及所有员工感到自豪。

1994年_瓦尔特.朗格出席现代朗格于德累斯顿皇宫举办的第一次新闻发布会,左一为君特.布吕莱恩

Q:何事最令您感到欣喜?

A:如此蹒跚的起步,竟能取得今天的成就,最为令我感到欣喜。朗格并不是格拉苏蒂镇唯一的表厂,小镇已再次成为德国制表中心,超过1,300人在此找到工作,令这个地区繁荣兴盛。当然,我非常满意朗格在这个过程中扮演的角色,就如我曾祖父尚在的那个年代,朗格就是这里的推动力。我相信大部分人都有同感。

Q:古语有云:失败乃成功之母。哪一次最令您感到失败的痛苦?

A:对我而言,1948年家族遭到充公最令我感到痛苦。但是看到国有化表厂逐渐衰落更让我心痛不已。

Q:首个朗格学徒至今仍在朗格工作,您们关系亲近吗

A:1997年,我们开始培训两位制表师,其中一位仍在公司工作。他现在隶属于产品研发团队,负责设计新机芯。这是位非常矜持的年轻人,我想在他心中我仅仅就是“朗格先生”,正如我之于其他所有人那样。

Q:您喜欢格拉苏蒂镇居民的甚么特质?  

A:我喜欢小镇上人们的沉稳冷静,城里人可能觉得这样很乏味。但是,追求完美与速度常常不可兼得。

成就

Q:典型的朗格腕表有何特色?

A:君特‧布吕莱恩曾说过朗格腕表融合了艺术精髓、辉煌的人文遗产、朗格员工追求精致时计的热忱、公司的风格、秉承传统的责任,以及我们所坚守的独特制表技术与工艺。我对此再同意不过。

1994年_现代朗格于德累斯顿皇宫举办的第一次新闻发布会上,瓦尔特.朗格(中)与伙伴君特.布吕莱恩(右)及当时的朗格管理层成员Hartmut Knothe

Q:您经常被问及您的姓氏吗?会否觉得不自在?

A:幸好朗格是个常见的姓氏。离开钟表界,我很少被人问及我的姓氏。对我而言,这个姓氏代表着一种责任,但是责任不在于姓氏本身,而是源自我们家族的传统、公司、格拉苏蒂镇及再次安居乐业的居民。童年时,我亲眼目睹了1920及1930年代的失业潮,非常明白当时父母多么担心不得不面临裁员的心情。这件事对我影响深远,因此也是我重建表厂的重要原因。柏林墙倒下后,我最关心的不是重振朗格品牌之名,而是希望为格拉苏蒂镇居民的全新未来做出贡献,为他们提供工作机会。

Q:朗格先生,您还数得清您获得的成就奖吗?

A:我其实并没有获得那么多奖项。1998年7月,我获颁萨克森自由州功绩勋章(Medal of Merit of the FreeState of Saxony),而我自1995年起就成为格拉苏蒂的荣誉市民。去年,瑞士高级钟表基金会(FHH)为表扬我的毕生贡献而在洛桑颁发的“Hommage à la Passion”荣誉大奖,让我尤其感到欣慰。没想到是瑞士给我颁了这个奖!

1998年_瓦尔特.朗格在萨克森州授勋

Q:您会为人生中的哪项成就给自己嘉许?

A:颁奖这事应该留给其他人来做吧。我非常感谢一生中总有幸运相伴。我有时会想:“上天是为了格拉苏蒂镇而让我幸存下来的。”若朗格没有复兴,小镇的面貌将截然不同。我非常高兴能够为振兴我们厄尔士山脉(Ore Mountains)地区的钟表业而做出贡献。看到这么多人在格拉苏蒂镇从事腕表制作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

Q:您对公司的未来有何愿景?

A:我已不再参与公司日常事务,但我仍会出席重要活动。只要我们的制表师致力于制作世界最佳腕表,那么品牌前进的方向便是正确的。我们绝对不能降低表厂自己定下的标准,因为质量造就朗格,所以我们必须坚持下去。

热情

Q:您曾周游列国,哪个地方令您印象最深刻?

A:我曾到访多个国家,很多地方都让我感到舒适惬意。埃及吉萨(Giza)的金字塔非常壮观,站在那些巨型建筑前面,想到2000年前埃及艳后克里奥帕特拉七世(Cleopatra)亦在此看到同样的景象……这种宏伟实在令人难以想象。墨西哥的玛雅古城同样教我震撼不已。或是看看德累斯顿绿穹珍宝馆(Green Vault)中那些以象牙、琥珀及白银制成的艺术作品。想到当时的人在无现代技术的帮助下,仅靠简单的工具就能打造出如此成就,实在令人叹为观止。

1949年_瓦尔特抵达西德--巴伐利亚给予的居留许可

Q:那么格拉苏蒂呢,您觉得这个小镇现在怎样?

A:格拉苏蒂镇现在非常宜人,曾经的创伤已经痊愈,无论在哪里看都显得完美无瑕,这让我十分欣喜。就在去年4月,我登上天文台附近的山上,坐在那里的长椅饱览格拉苏蒂的迷人景致。我有张童年时的照片,拍摄的就是父亲和我及兄弟姊妹坐在那长椅的情景。那时,我们经常到山上野餐、晒太阳,始终山上的太阳比山谷下更为灿烂。

Q:哪些人对您影响最深远?

A:我父亲一直是我的导师,也是我的榜样。我的伯父奥拓(Otto)对我影响深远,是他令我明白制表艺术。在我小时候,他经常带我到工坊,为我展示各种东西。

1995年_瓦尔特.朗格在朗格家族墓地前

Q:您最大的优点是甚么?

A:或许是倔强吧。如果我放弃重振祖业的话,那么我在1990年便像平常人般退休了。但我在66岁时,却开展人生新的篇章。至今仍是一样:若我认为重要的事,我便会全力以赴。我会跟别人说明我的喜好厌恶,因此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如愿以偿,但我认为以我的年纪及经验而言,这些都是可以接受的。

Q:您还记得拥有的首枚腕表吗?

A:记得,那是一枚西马(Cyma)腕表。我行过坚信礼后才收到第一枚朗格时计,那是一枚OLIW怀表,OLIW的全称是“Original LangeInternationales Werk”(朗格国际制表)。这款怀表于1920年代推出,是朗格所有出品中价钱较为相宜的系列。

瓦尔特.朗格在古董怀表修复台前

Q:您拥有多少枚腕表,又最钟情哪一枚呢?

A:其实不算很多。作为制表师,我对技术复杂功能情有独钟,因此我喜欢佩戴当代朗格首批腕表中的TOURBILLON “Pour le Mérite”,它是朗格品牌重生的象征。

Q:您欣赏哪些腕表品牌?

A:我非常喜欢慕尼黑Erwin Sattler所制造的摆钟。我拥有一套这种摆钟的零件,并亲自加以组装,组装过程趣味盎然。这个摆钟现在仍挂在我家墙上。

Q:除了时计之外,还有何事物能燃起您的热情?

A:我钟爱古董车。我还清楚记得我那辆配备后置引擎的Fiat 600,我和妻子曾驾驶它穿过布伦纳山口(Brenner Pass),因为一路上都保持加速,所以我一直响号,路人都跳到一旁让路给我们。而我的Horex 350摩托车发出的声音极为迷人,我妻子就坐在侧车,陪我走过不少美好旅途。两年前,我驾驶我的奔驰敞篷车来到科莫湖畔(Lake Como)的Concorso d'Eleganza古董车大赛,汽车的三公升引擎哼哼作响,它也雀跃万分。我抵达科莫时,看到众多精致的古董车云集在此,令我不禁心跳加速!

朗格先生与他心爱的产于1966年的奔驰老爷车

Q:您对今天的年轻人有何寄语?

A:每一代都应自己探索自己的前路。我或许说说其中一项:个人认为,现在总有太多抱怨。大家备受压力,总觉得事事不如意。情况与我年轻时完全不同。那时我要前往德累斯顿,我母亲只是为我准备了一些熟马铃薯,仅此而已。或是战后时期:最初,我们的食物只有称为“Zudelsuppe”的稀汤,里面只有一些马铃薯碎。一年后,汤里才加入我们家后院的咸萝卜。但我们对所拥有的感到满足。我希望现在的年轻人也能多心怀感恩。

生日

Q:90岁生日将至,可否为我们分享一下长寿秘诀?

A:周末的时候,我经常离开城市去到郊外,我会伸展手脚,享受迷人风景和呼吸清新空气,这样就能让我回复体力、心情愉悦。现在,我每天都会找机会出去散步。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因素,就是保持正面乐观的态度。现今的头条新闻总是负面居多,令人感到沮丧。我们应将注意力放在人生中令人愉快的事情上。像我这种经历过1929年全球经济危机及二战的人,深深明白今天的生活多么美好。正面思维,就是做你喜欢做的事,以勇气和热诚面对未来。对我而言,这就是长寿的关键。

2014年_90岁的瓦尔特.朗格

Q:您现在身体状况怎样?

A:在我这个年纪,身体尚算不错了。当然,有时身体不同地方总会有些小毛病,但整体来说,身体仍然健康,因此我已非常满足。

Q:您现在平日怎么度过?

A:视情况而定,当我在家时,日子当然就比较平淡,我会看书、打电话联络他人、打理花园。当我出门在外,行程就依所出席的活动而定,或是接受访问,或是出席晚宴。在格拉苏蒂镇时,我喜欢到访我们的制表工作室。但无论我在哪里,我都习惯在午餐后稍睡片刻。午睡让我放松,也能使下午活力充沛。

Q:您会在生日时做甚么?

A:日子尚早,我还没有什么确实的计划。无论如何,我都会和亲人挚友一起庆祝生日。然后在8月,我们会与朗格的员工举行小型生日派对。

瓦尔特.朗格在其曾祖父暨朗格创始人费尔迪南多.阿道夫.朗格铜像前.JPG

Q:您收到最好的生日礼物是甚么?

A:这很难说,不少礼物都对我极具意义。有些顾客是资深收藏家,他们会为我送上精致礼物,仔细欣赏这些礼品即可发现他们在制作时所投入的心思,以及送赠者选择礼品时的想法。我十分感激收到这些礼物,并将它们摆放在我格拉苏蒂镇办公室的橱柜里,每次回到办公室都令我心情愉快。

Q:90岁生日有何生日愿望?您希望甚么愿望能够成真?

A:我只希望身体健康,其它方面,我已非常满足了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nxyxs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qiaoyue66.com/shoubiao-27121.html
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